浙江戈美其鞋业有限公司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3232 5678
导航菜单

公司新闻

陕西咸阳公安帮助6名被拐儿童认亲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11月22日,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举办主题为“让爱团圆·警徽照亮回家路”认亲仪式,6名被拐卖儿童在警方利用打拐DNA信息库的帮助下,与亲生父母团聚。他们被拐卖时年龄最小的不到2岁,最大的4岁,被拐卖时间最久的孩子已与亲生父母离别31年。

认亲仪式上,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,陕西省公安厅党委委员、副厅长张安新,省公安厅刑侦局副局长徐枫,咸阳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、党务副主任肖芳,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嘉辉及相关办案单位民警出席,“宝贝回家网”志愿者代表、“三秦回家网”工作人员等应邀参加活动。咸阳市政协副主席、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陈万峰作活动致辞。

(一)4岁丢失 认亲时31岁

“弄丢弟弟我自责了27年。”赵毕营说。

“是我把弟弟带丢了,一直觉得对不起父母。今天,我心里的这块石头放下了。”姐姐赵毕营流着激动的泪水说

“脸上有疤,留小平头,穿着粉红毛衣套着黑袖套,黄裤子,方口鞋。”被拐儿童的母亲始终记得儿子丢失时的模样。而不慎将4岁弟弟弄丢的姐姐,整整自责了27年。

1991年3月4日,家住咸阳兴平的赵毕营带着4岁的弟弟在附近市场闲逛时不慎和弟弟走散。

弟弟丢失后,她深感愧疚。村中男女老少都出动,但一直未有消息。

好在弟弟被拐卖到河南省后,他从身边的人口中得知自己身世,多次求助志愿者帮助寻找亲生父母。

如今已31岁的赵明明说,他长期以来最大的愿望,就是找到亲生父母。现在,愿望实现了,他感谢志愿者、感谢咸阳警方。

(二)4岁丢失 认亲时30岁

“儿子的玩具、家里陈设26年未改变。”何先锋说。

“我儿子何宏宏小时候爱玩‘不倒翁’玩具,经常和姐姐抢着玩,我一直保留它26年。”拿着“不倒翁”玩具,家住咸阳兴平的刘肖肖说:“儿子小时候爱吃包子和面条,这些年,儿子睡过的土炕、房间摆设甚至家里的厨房,都是以前的样子。”何先锋说,就想着有那么一天,儿子突然回来。

于是,何先锋家里,土炕及铺设的床单几十年都没有动过和换过。

1992年5月14日,何宏宏在原兴平县马嵬镇马嵬中心小学门口被拐。何先锋说,娃丢了这么些年,家里一直没放弃。从周围的乾县、礼泉,一直寻到西安,怕被人把娃从火车站带走,他在西安火车站的电梯口,曾呆了5天5夜。

何宏宏被拐卖到了河北省邢台市。现已工作的他,一直不知道自己身世,直到兴平警方电话联系他,才知道被拐卖。当姐姐联系上他,发来父亲年轻时的照片,他兴奋地将父亲照片和自己的放在一起,看个不够。

何宏宏猜测,有可能是一次体检采血中,留下DNA资料,经过比对才找到亲生父母。他说,养父母对他也很好,今后他打算两边跑,把两对父母都照顾好。

(三)1岁半丢失 认亲时32岁

看腿疾时丢失1岁半女儿,晁春玲因内疚放弃治疗导致终身残疾。

“在过去的31年里,我一直憎恨自己,恨自己的腿,以至于放弃治疗腿疾落下了残疾,因为31年前,我带着女儿到医院给自己看腿疾时,在西安火车站候车室,不慎将一岁半的女儿丢了。”家住咸阳兴平的晁春玲说。

自从丢了女儿,晁春玲就不再治疗总是时不时肿胀的腿了,亲朋们都知道,她这是在惩罚自己。

为了找到女儿,晁春玲拖着一条病腿不知走了多少路,到处发寻人启事,去很多地方的儿童福利院寻找,但没一点儿消息。

办案民警表示,当DNA信息比对到河南商丘的一名女子时,他们立即启程赶到所在的村庄,无奈村子甚至当地派出所已经搬迁。好在民警没有放弃,一路打听,最终在山东曹县找到失踪女孩。

如今,已经33岁的小张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,带着儿子回来认亲,她说她特别感谢亲生父母这么多年都没放弃自己,也表示过世的养父母对自己很好,以此抚慰亲生父母30多年来对自己的思念和担忧。

(四)4岁丢失 认亲时26岁

“挣钱的唯一动力就是找娃。” 李亚红说。

“不知道娃现在怎么样,不知道过得好还是不好,不知道还在不在世上。”22年前,儿子小葛在永寿县药厂十字被拐,李亚红和丈夫20多年来为了找娃,借遍了亲朋的钱,而他们挣钱的唯一动力,就是为了有钱再去找娃。

“村里人也都帮着找,寻了好长时间。”有了收成卖了苹果的钱都会用作寻找孩子,村民说,葛和平夫妇为找孩子花了很多钱,哪里说有孩子,他们就一定过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……而平日里,只要想儿子,李亚红就会将儿子曾经佩戴过的长命锁攥在手心,摸上一遍又一遍。

让李亚红和丈夫欣喜的是,儿子4岁被拐时,至今都对他们这个家有深刻的印象。小葛被拐到武功。在认亲现场,他一遍遍地擦着眼泪。

(五)3岁丢失 认亲时29岁

“为寻找儿子 我几乎跑遍大半个中国。”咸阳武功县的代建国一直记得,1992年10月1日这一天,开食堂的母亲刚刚包了半斤饺子,3岁的儿子拿着5毛钱除了家门再也没有回来。

“河南、河北都找遍了,青海新疆也都寻过,光寻人启事都印了3大包。”代建国回忆,在寻找儿子的过程中,他总是天黑了从这个县往下一个县走,这样既省了车费,还又省了住宿费,困了随便睡一会儿,饿了随便买点东西垫垫肚子,所有的节省,都是为了将更多的钱花了找儿子的路上。

认亲现场,得知父母为寻找自己所遭受的苦难后,小代紧紧抱着父母:“爸妈,我回来了,你们辛苦了……”

(六)1岁多丢失 认亲时32岁

“不管这地方变成啥样子,我都一直在守候。” 高二明说。

1998年1月7日晚,时年不到2岁的小高在咸阳乾县丢失,如今,32岁的他见到亲生父母。

为了找回儿子,咸阳乾县的高二明在31年里,经历了工作单位搬迁、自己退休。

“想儿子了,就到儿子走丢的地方看看,那是我以前工作的单位。儿子没丢时,我每天下班后都会带着儿子在单位外边玩,后来单位搬迁后,那里就慢慢成了荒滩,相信儿子有一天会回来的,不管这地方变成啥样子,我都会一直守在这儿。”高二明说。

在认亲现场,得知自己身世的小高说,前不久接到警方电话时,全身发抖。见到自己亲生父母,得知他们寻找自己的艰辛,小高说,在未来的日子里,他会尽最大努力,让两边的家都幸福。

据统计,2018年以来,咸阳市公安机关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的案件10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,解救妇女、儿童20名,帮助因拐而失散多年的家庭圆了团圆梦、亲情梦。

“每一起积案、难案,都是我们欠老百姓的账,每破获一起积案、难案,都是我们向老百姓递交的一份民生答卷。”咸阳市政协副主席、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陈万峰表示,今后,全市公安机关如接到儿童失踪警情,必须立即立案,迅速启动快速查找机制,调动一切资源力量全力查找失踪被拐儿童,守护千家万户幸福平安。

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目前拐卖妇女、儿童新发案件不多,破案率接近100%,一些积案全国各地公安干警正在努力侦破中。截止11月22日,全国已经比中(DNA信息比对)5613名被拐孩子。

陈士渠强调,公安部要求全国各地公安机关,要继续加大积案攻坚的力度,要穷尽一切资源和手段,争取把这些被拐的孩子早日找回来,让他们和家人团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