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戈美其鞋业有限公司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3232 5678
导航菜单

纸品新闻

经济非失速下滑,切忌“监管松绑”和“行政之手”信用扩张之路!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本文作者:邓海清博士,华尔街见闻首席经济学家

2018年四季度GDP同比6.4%,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5.7%,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8.2%,1-11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9.5%,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5.9%。

数据超市场预期,不代表经济好

四季度GDP回落至1992年有数据以来最低值,与金融危机时期2009年一季度持平,均为6.4%。从GDP同比来看,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,且2019年存在继续下行的可能。

经济数据超市场预期只是因为市场预期太低了,而不是经济数据真的好。

从工业增加值来看,12月工业增加值5.7%,高于前值5.4%,也高于市场预期的5.3%;但是,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为2018年第二低值,同时也是2015年10月以来第二低值。

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,12月为2018年第二低值,同时也是2003年6月以来的第二低值,比2008年金融危机、2014-2015年经济下滑时期都要低得多。

对于这样的经济数据,我们真的能说它好么?

目前经济动能在传统行业

从投资数据看,第二产业低位但增速回升,第一产业增速回落但仍处于高位,第三产业低位且持续下滑。农业投资是主要增长点,同比高达12.9%,但实际趋势是回落的,2016-2017年农业投资增速超过15%;第二产业增速6.2%,增速不高但是高于2016-2018年大部分月份,主要因为供给侧改革效应减弱;第三产业同比本应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抓手,但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路下滑,2018年四季度仅为5.5%,为1992年有数据以来最低增速,这表明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进展或许不太乐观。

房地产方面,房地产销售面积持续下滑,房地产投资增速持续下行,房地产难以成为此轮稳增长的抓手。市场一直对房地产稳增长寄予厚望,但是我们认为可能性不大。首先,党中央坚持“房住不炒”,这个政策基调没有变化,其次,高房价已经成为制约居民购买的重要因素,再次,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位,叠加居民杠杆率高企。在“因城施策”政策变化下,2019年房地产崩盘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期待房地产带动经济回暖不太现实。

从中国经济结构看,目前的经济增长动能在于供给侧改革减弱,传统重工业的投资和产能释放,这种恢复是市场化的行为,但是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大方向并不相符。相反,我们看统计局2018年9月新出的高科技产业工业增加值,有数据以来四个月持续下滑。与之相近的指标是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,12月该项增速10.5%尽管高于整体工业,但是却是2016年11月以来最低增速,我们不确定这是否是趋势,但从目前看,经济结构并不太理想。

对中国经济应避免两种倾向

对于当前的中国经济,我们认为需要避免两种倾向:

第一种倾向是过度悲观,认为中国经济跌无底线,这种倾向我们认为是错误的。李克强总理强调“不能断崖式下跌”,政策对冲力度应当是足够大的。从中国国情看,经历过去几年的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地方政府债务、企业杠杆率、工业通缩、房地产高库存等根本性问题均得到显著改善,经济失速的可能性不高。

第二种倾向是没有认识到,经济增速调整乃至收入增速调整的长期性。中国经济不会失速下行,不代表中国经济能够重回过去的高增长,居民收入增速回落也是中枢性调整而不是暂时现象。基于过去的高经济增长、高收入增长而产生的消费升级等预期都需要进行调整。

政策层不应“松监管”或“行政化宽信用”

对于政策层,需要吸取2008-2009年、2014-2016年稳增长的教训,采取逆周期调节措施确实是对的,包括货币宽松、财政宽松等等,但是需要减少行政化手段对市场出清的干预,更不能通过转移矛盾来在暂时性强刺激经济。

一方面,目前中国杠杆率仍然处于历史最高位,只是企稳而已,并没有明显下降,需要慎重对待加杠杆。中国目前杠杆率仅仅是稳住,而没有出现类似房地产去库存、工业去产能那样立竿见影的“去”的效果,目前中国的整体杠杆率依然居高不下。此时如果再来新一轮放松监管、加杠杆,即使短期经济再来一轮类似2016-2017年的回光返照,但其长期后果无疑是非常糟糕的。

另一方面,不应以“行政之手”介入信用扩张,而应当让市场自然出清。无论是对民企“一刀切”的负面政策,还是对民企“一刀切”的正面政策,都有悖“竞争中性”的原则,都不利于中国经济真正转型升级。应当允许经营不善的民企优胜劣汰、破产重组,对于违法违规、恶意欺骗市场的民企应当加大惩罚力度,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经济转型升级。